真正鬼传说之凶宅

  第三章 谁剥夺了我们快乐的权力?

 
 我们镇上有一栋凶宅,说是凶宅,也只是这栋房子里死的人比较多,所以我们当地人都认为那是一个凶宅。其实之前一直没有想起这栋房子,而过年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死在了这栋房子里,所以有关于这栋房子的传说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今天就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栋凶宅的故事。

  在如此残乱、破旧而物价奇高的国度,我们一定会以为:当地人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事实上,无论任何一个国人来到印度,都会产生无限的感慨:感慨我们的生活是如此辛苦,如此麻木。下面,让我们来对比一下。从小我们就知道,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勤劳的民族。到了印度,我对这句话有了充分的体会。当地的有钱人每天在家里睡觉、祈祷、看电视,最多在家里的花园打打球,很少出门;可不像我们国内的有钱人活得那么累,还要天天出去应酬:吃饭、喝酒、过夜生活、打麻将。中产阶级,也就是象我们一样出来打工的,每天9:30上班,工作七小时,几乎从来不加班。而且上班的时间,也基本都在聊天、喝茶,侃大山。印度各种节日加起来至少比中国多三倍;工作轻松的很。这些白领下了班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到了家里就祈祷,念经念到晚上9:00吃饭,吃过饭立刻就睡觉,所以个个都是大肚子。周末也基本不出门,就在家里看电视。

 
 说起凶宅,很多人的意识里都是百年老宅,或者很多年没有人居住的房子。而我们镇里的这栋凶宅其实并不是什么老宅,而是2011年的时候才建起来的新房子,到现在这个房子满打满算其实也才盖了五年多,但是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却已经死了十七个了,平均每年都有房主会去世,虽然其中的原因到现在也没人能说明白,不过还是有胆子大的人继续住在里面。

  也有勤奋的人,早起锻炼,他们这个国家的锻炼方式是走路、咆哮或者瑜迦,早上在去公园锻炼的人:有的绕公园走一圈就坐车回去,有的站在那里大喊大叫,有的躺在草坪上好像睡着了,估计是在练瑜迦。我当时就像,这个民族真懒,连锻炼的方式都那么懒。

 
 这个房子最开始并不是住宅,而是镇子边上的一片空地,后来从外县来了一个叫郑建国的人,在镇上开了一家饭店,然后就买下了这片空地盖起了三间大瓦房。镇上的人一开始还都比较羡慕郑建国,说他在镇里没少赚钱之类的。没想到郑建国搬到新家里半年之后的一天,发现他老婆跟饭店的厨师有不正当关系,于是就把厨师叫到家里吃饭,在把厨师灌醉之后,用斧头劈死了厨师,然后在家里自杀了。

  他们的劳动人民也很懒,很多人就在家里呆着,根本不出门,也不知道他们靠什么生存;就是那些最辛苦建筑工人,也懒得很,每天只工作几个小时,而且效率非常低,通常一个施工队盖一幢二层的小楼要盖一年。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刷墙的工人,一整天刷的墙大概只有两只手掌那么大。这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德里的建筑这么少,因为盖楼盖的太慢了。

 
 郑建国和厨师死后没几天,他老婆就把饭店出兑了,这栋房子也卖掉了,然后带着钱离开了镇子。虽然这房子是半年前新盖的,毕竟房子刚刚死过人没几天,所以卖价也不高。刚好镇里一个开养牛场的养殖户招聘了几个工人,看这房子有便宜可占,便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把房子给买了下来。

  德里市中心30公里外的地方,有大片的荔枝林、椰子林,有很多人摘了果实在路边卖,虽然城里价格要贵的多,但是他们不会进城去卖,因为嫌太远,懒得去。(注:在印度,随便哪里都可以摆摊卖东西,没有人管也没人收税,但是街上的商贩不多,为什么?因为当地人觉得卖东西太累。)

 
 郑建国老婆搬走的第二天,四个工人就住进了这栋房子。虽然刚刚才死过人,不过这几个工人都是大小伙子,也没有人相信这些东西,而且还是新盖的大瓦房,四个小伙子还是住的非常舒坦。可惜好景不长,四个小伙子刚住了一个月就出了意外。

  印度人没有户口的概念,想在哪个城市生活就在哪个城市,不需要任何手续,也不需要任何费用;只要是没有人住的地方,都可以去住,没有人管。我就看到很多人住在国会广场(其宏伟规模和政治地位相当于我们的天安门广场),没人管的。印度人一般不需要买房。新德里城区里有大片的空地。需要房子住时,就在城里找一小块地方,找人把房子盖好,就可以住进去了。当地法律规定:在一块土地上,谁在上面盖房子居住谁就是这块土地暂时的主人,如果在这块地上生活了30年,就永久的拥有了这块土地,政府也没有拆迁的权力,所以,整个印度都没有高速公路,因为没办法拆房子。有人一定会想:多占一些地,卖出去行不行?不行!因为到处都是空地,所以土地是不值钱的;另外,印度人也比较懒,他们觉得大小只要够住就可以了,也想不到多占一些土地将来卖掉。

 
 这天有一个工人休息,于是就去后山爬山放松,在山上捡了不少的蘑菇,拿回到家里做了蘑菇炒肉,跟同伴们一起分享。没想到这个工人采集的蘑菇里有毒蘑菇,结果四个工人全都中毒了。而他们都不是本地人,也没人去他们住的地方串门,所以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去世多时了。第二天因为四个工人都没有去上班,养牛场老板以为四个工人前一天喝多了,于是便来他们住的地方叫他们,结果只见到了四具冰冷的尸体。

  其实,如果仅计算工人的劳务费加上砖头、石灰的价格,一套房子的造价绝对会在一万元之内。但是,大家肯定会有疑问,城市里哪里会有那么多空地,让人随便盖房子?答案很简单:地方大!首先,城里到处都是大块的空地,我看即使把半个上海搬过去也住的下。退一步说,即使城里没有地方还可以在城外找地方盖房子。可是,又有人会问:如果到城外去盖房子,每天怎么上班,那不是要天天迟到?正好引出下一个问题。在印度,一辆崭新丰田嘉美轿车的现价大约折合人民币2-3万元,有车一族的全部花销就是这两三万元加上汽油的费用,没有任何其它费用:车牌费、养路费、管理费、罚款……都见鬼去吧!这个价格,我想大家肯定都承受的起。所以,一个月收入5千元的白领,几个月的工资就可以买下一辆汽车和一套房子。请各位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工资不必用来供房买车,全部都拿来吃喝玩乐,我们的生活将会“多么美好呀”!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房子里死了六个人,镇里很多人都开始嘀咕,说这个房子不干净,不过养牛场老板倒是不介意,毕竟六个人的死亡都是事出有因。于是养牛场老板又雇了三个工人,而且也都安排进了这个房子里,这三个工人也知道之前四个工人死在了这个房子里,虽然心里有些别扭,不过之前的工人是因为乱东西中毒身亡的,也不算什么意外事故,所以他们心中的芥蒂并不严重。

  印度是全民公费医疗的,再穷的人也不用担心看不起病;不过印度当地人全都信奉宗教,病了的话,主要是靠拜佛、祈祷,基本不去医院。
生活在印度的城市里,很多事情不用当地人操心:不必担心买到假烟、毒酒、带毒的山楂食品、粉丝,在街上买东西不用费心侃价,都是实价,也买不到什么假冒伪劣商品。当然也有不足的地方,就是买不到盗版软件、游戏和盗版DVD。不过这只是对本国人,看到外国人他们还是会狠宰一刀的。

 
 因为养牛场距离镇子有一段的距离,每天三个工人都是步行去上班的,下班之后也是结伴一起回来住。这三个工人住在这里一直很正常,并没有发生意外,镇子里关于这栋房子不干净的说法也没有人再去提了。

  德里的空气非常清新,到处都是自然生长的树木,看上去比人工的绿化要舒服很多。由于当地人都信奉宗教,喜爱动物,所以城区里到处都是动物,走在街上,不但经常见到各种各样的狗、牛(洗的很干净的宠物),还有松鼠、鹰、獾、各种花花绿绿的鸟,甚至还有孔雀、野猪,可以充分感到人和自然的和谐。昨天我看见几只孔雀在街边觅食,飞走的时候,姿态非常美丽,就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要是在中国,早就被人抓来涮火锅了。

 
 到了过年的时候,因为养牛场离不开人照顾,必须有工人在养牛场值班,于是住在镇里的这三个工人便自告奋勇的留了下来,也是为了多赚点加班费。为了犒劳这三个工人,养牛场老板便在下班后开车拉着这三个工人去城里的饭店大喝了一顿,算是给这三个值班的工人过年了。可是在他们回镇里的路上出了意外,因为在东北的农村,根本没有人清理道路上的积雪,道路非常的滑。那天他们回来的时候天黑路滑,而且所有人都喝了酒,于是在距离镇子还有不到二里路的地方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由于90%的印度人信奉宗教,所以人和人气氛很平和、融洽,不会吵架、更不会动家伙,。当地人也不偷当地人的东西(只偷外国人的),所以穷人的房子没有墙壁(当然也就没有门窗了),也不怕丢东西。其实他们也没什么可丢的。

 
 出了车祸之后,三个工人和养牛场老板都被撞变形的汽车卡在了车里不能动弹,再加上当时喝完酒都意识不清醒,第二天有路过村民发现车祸之后,第一时间就叫来了救护车,可惜为时已晚,最终经过鉴定,他们虽然在车祸中受了伤,但导致死亡的却是因为冰冻,这四个人是被活活冻死的。

  在这个国家没有“面子工程”,很多政府机关都是三、四层的小破楼。最令我惊讶的是,有一天零上47摄氏度的高温,我去移民局和电信局办事,发现那里面竟然连空调都没有。在新德里最漂亮的建筑就是亚洲各国的使馆(尤其是中国的),还有……(一会儿再说)。总而言之,他们的政府绝不会去投资几十亿、上百亿去修什么大剧院、世纪坛、奥运村,也从来不在体育运动上投资;政府的钱基本上都用来搞教育、扶贫、还有军事;与中国根本不同的是:议员们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如何改善穷人的生活,而不是如何盖楼、修路、收税、,为自己造政绩。也就是说:在中国,衡量官员政绩的是GDP、税收和与上级领导的关系,硬指标是GDP和税收,没有人关心民众的死活;但是印度官员的衡量标准是改善贫民生活的程度,这是硬指标。当然了,印度的贪官比中国还多,几乎所有的官员都会索贿,但是幅度比中国小的多,通常只是收点办事费,其金额大概在人民币几十块钱左右,还是很物美价廉的。

 
 半年时间里,住过这个房子还有跟这房子有关系的人已经死了十个人,镇子里可以说是谈房子色变,这栋房子也成了镇子里的禁忌,谁都不愿意提及这栋房子,养牛场老板的家人想把房子卖掉,可是根本就没有人买,想租出去,可是镇里每个人都知道这房子半年死十个人的事情,谁也不敢住进去,甚至不要钱白给住都没人愿意去,最后只能空闲了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