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年再迎背水世界第一回大战,阿根廷无缘世界杯的正剧会不会重演?

 

Martin是我们公司的财务长,他是博卡队的死忠,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自然也是跟随老爸经常出入糖果盒球场。

 

两个球队之间剑拔弩张,两队球迷之间的互相叫板,也是令人叫绝。

图片 1

“足球就是阿根廷”。

 

▲博卡球迷们把自己挂在铁丝网上

 

河床队主场是纪念碑球场(El Monumental),球场可容纳 65645
名观众,也是历届阿根廷国家队的主场所在地。
1978
年阿根廷世界杯的决赛就是在这块场地上进行的,也就是在这里帕萨雷拉和他的队友们为阿根廷首次夺得了世界杯冠军。

阿根廷的足球天才——梅西

图片 2

 

▲海报:我们是对手,不是敌人

  在阿根廷,足球是男人永恒的话题。朋友街道相遇,谈论周末的比赛,如同北京人见面问“吃了吗”一样正常。阿根廷男人的周末,一天给了家人,另一天给了足球——看球或是踢球。孩子出生,不论男女,如不注册球迷证,就如同没有出生证一样……当人们谈论阿根廷足球的光荣与梦想时,背后是近一百多年的历史积淀和四千万球迷宗教般的热情。

我跟身边的阿根廷朋友开玩笑:“你们阿根廷足球队与中国队旗鼓相当嘛,都出不了线。而且咱们还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你们是一次没出线,中国队则是只出过一次线。对于出线这个问题我们中国人都很放松,你们就不行了。”他们一脸无奈,无言以对。

  初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社交聚会,熟或者不熟,都会被阿根廷(Argentina)朋友逼着站队:支持博卡还是河床?如果同一阵营,立马情同手足,如果支持“敌队”,可能会势同水火,所以对一个外国人来说,稳妥的回答是:我比较喜欢梅西……

图片 3

  任何运动只有在大众普及基础上才会有所突破。据统计,足球在阿根廷3至70岁男性中的普及率高达98%;全国民调显示,每10个阿根廷人有9个宣称自己是某个俱乐部的球迷;阿根廷足协成员俱乐部总数有3000多个,在全国各地参加各个级别比赛的职业和业余球员大约有40万之多,相当于全国人口的1.4%;全国容纳1万人以上观众的球场有近75个,其中仅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就有17个大型球场……

2009年,当政的克里斯蒂娜政府设立了“足球为了所有人”(FPT)政府基金,与阿根廷足协AFA达成电视转播协议,向所有的人提供免费足球电视转播。此举俨然是沿袭了庇隆主义一贯的政策和风格,自然得到广大球迷的欢迎,特别是底层老百姓。

  令人惊叹的足球普及率带来了阿根廷足球运动水平的不断提高。在国际足联举行的20届世界杯中,阿根廷国家队两次捧回大力神杯,三次获得亚军(1938/1950/1954年未能参赛)。此外,阿根廷队在奥运会上获得两块金牌、两块银牌,14次夺得美洲杯冠军,12次获得亚军,还有一次联合会杯冠军。足球运动取得的成绩,构成了阿根廷民族荣誉感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片 4

图片 5

1932年,在博卡队获得首次职业甲级联赛冠军后的次年,河床队击败了博卡青年,第一次夺得甲级联赛的冠军,也揭开了两支球队近百年的恩怨情仇、角斗厮杀的序幕。

 

河床俱乐部被誉为培养球员的“金色摇篮”,现有各个年龄段的青少年球队9支,儿童球队5支。他们都是将来俱乐部资金的重要来源,俱乐部在免费培养他们的同时,也拥有他们的转卖权。

 

阿根廷的足球比赛也特别多,除了各级联赛,还有很多洲际比赛和区域性的赛事。比如说,甲级联赛总积分的前5名要参加南美解放者杯(相当于欧洲冠军联赛),6-11名参加南美俱乐部杯(相当于欧洲联赛)的比赛,此外还有什么超级杯、优胜者杯之类的。如果碰上世界杯或预选赛,那就更忙了。

  足球运动在阿根廷有一百多年历史。从十九世纪末英国人把足球引入阿根廷至今,阿根廷足球逐步完成了大众化普及、职业化改造和国际化推广的过程,最终成为阿根廷最普及、影响最大的体育运动。应该说,历史积淀是阿根廷足球领跑全球足坛最厚重的资本。

其实,对于阿根廷人来说,德比关系更多像是生活的调味品,若是没有了,生活就缺少滋味了。一天,在街头看到一张关于博卡和河床队的海报,上面大书:“我们是对手,不是敌人”,很深刻。

  阿根廷足协成立于1893年,是世界历史最久的八大足协之一。同年,阿根廷继英国与荷兰之后,举办了该国第一届联赛。1912年,阿根廷足协在南美洲第一个加入国际足联,4年之后,又与巴西、智利、乌拉圭的足协组成世界上第一个大洲足球组织——南美洲足球联合会。早早融入国际足球体系,为阿根廷足球事业发展带来了先发优势。

▲克劳迪奥-塔皮亚

阿根廷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对足球有着强烈的热情

普通民众沉浸在足球的世界里,阿根廷政客们也发现,足球是帮助他们接近民众,拉到选票的最佳路途。

迄今为止,博卡青年足球俱乐部拥有17个国际赛大奖纪录,包括6次赢得南美解放者杯、3次丰田杯,以及22次阿根廷甲组联赛冠军。“球王”马拉多纳、“战神”巴蒂斯图塔、“风之子”卡尼吉亚、“传奇前锋”帕勒莫,这一连串响当当的名字书写下了属于博卡青年的历史与荣耀。

最近阿根廷人比较烦。

球迷纷纷以各种形式挽留梅西,总统马克里也打电话给梅西,希望他留下来。但还是有很多人责备梅西,认为他是可以离开了,应该让位于年轻人。

这不免让人想起人们通常说的,南美球员技术娴熟,个人能力突出,但喜欢单打独斗,甚至卖弄技巧,缺少配合,实战效果往往不佳。就像南美人一样,崇尚个人主义,追求独立自由,对与他人配合协作不屑一顾。

每当有球赛,球迷们都是像过节一般,早早地赶往现场。南美的足球流氓也是臭名昭著,所以防范措施也是格外严格。警察通常在球场四周几百米外就设立防线,不到时间不予放行。

图片 6

▲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

Gaston是河床的铁杆球迷,他家有三朵金花初长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一天他愤愤不平,说毛脚女婿上门来,居然是个博卡队的球迷,他当场向他宣布纪律“go
out!”

其实,在此之前阿根廷足协早已劣迹斑斑,臭名远扬。2015年12月,在足协主席的竞选中,塞古拉和挑战者蒂内利(Marcelo
Tinelli)各得38票,尽管其时选票只有75张,上演了一场令人瞠目的闹剧。

阿根廷同事们最大的乐趣就是拿足球说事儿,拿对手球迷开涮。一个说:“啊,今天我们不要去惹Pablo,他心情不好,因为他的球队昨晚输了”,脸上满是揶揄之色。阿根廷球迷对球队的忠诚是一以贯之,坚定不移,而且有代代相传的传统。

阿根廷将在北京时间10月6日主场迎战目前积分相同的秘鲁队,10月11日最后客场对阵厄瓜多尔。阿根廷到了背水一战的境地,全国上下不说是群情激愤吧,也都摩拳擦掌的。

2017年3月,在阿根廷甲级俱乐部因为争权夺利闹得不可开交,阿根廷足球风雨飘摇之际,阿根廷足协终于选出了一名丙级队中立派作为足协新主席。他就是克劳迪奥-塔皮亚。在43票中他得到了其中的40票,另外3票为弃权选票。

对于我这个伪球迷,阿根廷同事争取我加入他们阵营的努力一直没有放弃,同事中的河床和博卡双方球迷都多次要我公开表态,到底支持哪支球队。在他们眼里,足球这件事情非常严肃,没有态度或墙头草,都是不能接受的。

马拉多纳也将其誉为“足球的圣殿”。

在南美区比赛仅剩二轮的情况下,由于巴西已经提前出线,目前排名第2到第8的7支球队将争夺3个直接出线名额和一个附加赛资格,因此对于他们来说接下来每场比赛都至关重要。

图片 7

后来博卡与另一支采用相同款式球衣的球队协商,通过比赛决定谁可以保留原有球衣款式,博卡不幸落败,于是他们决定采用看到的第一艘驶进布宜诺斯艾利斯港口的轮船的旗帜颜色作为球衣的颜色,结果来了一艘瑞典船,从此博卡队就采用瑞典国旗的蓝黄两色作为新球衣的颜色了。

图片 8

今年6月25日,又去糖果盒球场,博卡青年队在那里斩获了今年联赛的冠军。比赛期间,球迷们爬上隔离用的铁丝网,挂在上面,点燃黄色的焰火,像一群暴乱的猴子,令人啼笑皆非。据说这是他们的常规节目,非此,难以倾诉满腔的情绪。

河床收敛稳重,博卡激情张扬。

其实,南美的球迷都一样狂热。今年3月23日,世界杯南美区预选赛上,智利队客场到布宜诺斯艾利斯来挑战阿根廷队,智利球迷随军征战。

9月5日,阿根廷国家足球队主场艰难战平积分垫底的委内瑞拉队,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南美赛区10支球队中,目前排名第5,距离上面排名第二的乌拉圭差3分,而距离下面第八的厄瓜多尔也仅仅领先4分。

图片 9

这年,梅西29岁,他曾经作为阿根廷队成员赢得过20岁以下、奥林匹克23岁以下的世界冠军,他带领巴塞罗纳队获得过4次冠军联盟和8次西班牙联盟的冠军,在531场比赛中踢进453个球。

图片 10

图片 11

政坛上,阿根廷政党多如牛毛,你方唱罢我登场,主要政党势不两立,把个曾经人均GDP名列世界前茅的国家硬是扯回到发展中国家行列。足坛也是一个德性,还沿袭了拉美特有的腐败传统,将个好端端的世界劲旅折腾得体无完肤。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