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之行(一) 塞纳河畔 2015年9月8日(视频地址:”http://www.tudou.com)

      
每一座城市都会有一个主题:一条大街、一座建筑、一条河……巴黎的主题很明显,是桥,那一座座连接塞纳河左岸和右岸的老桥和新桥。有了桥,塞纳河的水顿时就有了生气,城市的灵气也尽在其中。

今天我们在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登上横穿英吉岭海峡的欧洲之星–欧洲的高铁,前往法国巴黎。火车出了海底隧道就奔驰在法兰西草原上全程约三小时到达巴黎。

  巴黎的桥骄傲,但它宽容、轩昂,却又悠闲,雍容的外表下,显得又闲又忙,在这样的桥上多走一阵儿,连生命也会变得自在起来。乘坐地铁,桥会闪电般与你擦肩而过;随意走在街头巷尾,冷不丁你的眼前就会闪出一座桥;当你在“巴黎大转盘”的顶端寻找大铁塔的方向时,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那桥;爬上蒙马特高城远眺巴黎全貌,抢先进入你视觉的,仍是那银灰色的塞纳河水托起的数不清的新桥和老桥。

法国巴黎以前我只是从教科书中及电影电视中留下的印象,印象中它是一个充满浪漫和艺术的城市。如今我能真切地体验一座饱含中世纪文化艺术历史的城市感受,这是我曾经梦寐以求的愿望啊!

巴黎最老的桥,叫做新桥名为“新桥”,却是巴黎桥中的长老。之所以叫新桥,因为那是巴黎的第一座桥。最初,它是连续巴黎市政厅和塞纳河对岸居民的交通要道。古代欧洲城市的格局非常简单,一座教堂、一个集市,外加一所市政厅,一座城市的主要规模就有了。以后城市的延伸和扩大都是以此为中心展开的。每个年代的桥都保留了时代的印记。但无论其怎样变化,桥的造型、材质都与巴黎的整体风格相濡相融,决不会是都市的另类。巴黎的桥,不是简单的连接左右岸的交通枢纽,它将厚重的巴黎历史承载,与塞纳河一起见证着花都的变迁和发展。

图片 1

  巴黎的桥最惊骇的图像在于连接左右岸两端处的雕塑,白色大理石托起的风情万种的女神雕像,令所有穿行的游人围转沉吟。她们高大、健硕、丰满、自信,青春的脸上写满了自由、平等、博爱。谁说法国倡导的这种人文理念,只能体现在政治和意识形态范畴?艺术的创作精髓同样需要如此的人文精神。

我们乘坐旅游大巴穿过热闹的巴黎大街和协和广场,来到位于巴黎西塞纳河南岸耸立在战神广场上的埃菲尔铁塔下。埃菲尔铁塔建于1889年
为纪念法国大革命100周年及巴黎世界博览会的召开而建。高300米 天线高24米
总高324米,在这之前世界建筑高未超过200米,是法国巴黎的地标性建筑。埃菲尔铁塔塔身的不同高度处有三层平台,现在设有电梯。

  巴黎的桥,轩昂、古典,于是成为这座城市的永恒坐标。历史上形形色色的墨客文人,为桥而疯狂,因桥而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因而留下千古诗文,让后人吟颂;或留下残雕名画,让人叹为观止。你看那些在蒙马特高城扎堆的画家们,竟然几个世纪地在那里坚守,不是为了搏取钱财,而是在固守一种文化和生态。他们兜售的画,其主题,万变不离其宗,永远都离不开桥和水。主题虽单调,画面虽雷同,却永远不乏买者。这就是巴黎桥之魅力。如果说巴黎有它的聚合力,一定来自这桥和河。桥头、岸边,有景致、有格调,由于视角宽阔,便于瞻仰和传扬。所以,从政治家、艺术家,军事家到一般市民,乃至大牌体育明星,都喜欢到桥的两岸聚会,他们喜欢这种长留记忆的凝固和雕铸。1998年,法国“蓝色军团”捧走世界杯,2000年,荣登欧锦赛冠军宝座,这可让阿迪达斯抓住了商机,它的形象代言人齐达内身穿品牌运动衣的广告在法国热播,创意的策划正是把他定格在桥和河之间。秃顶球星、足球和运动服顷刻征服整个欧洲。

世博会后很多法国人主张拆除铁塔后因无线电的发明,需要高耸的天线,铁塔因此得以保存下来。在广埸的南面是法国军事博物馆、荣军院,金顶是教堂内有拿彼伦的陵墓。

  桥不仅在塞纳河边留下建筑和碑石,也改变着在那里流连的所有法国人和外国人的笑容、眼光和步态,甚至还点化着城市的艺术走向。由桥延伸过去的“华沙”广场,紧贴河岸,成群的巨型雕塑在这里统一聚会,它们摆出万般姿态,使尽各种心智,展现自己的风情。广场的艺人,当然不甘落后,他们也抖出百般花样,使尽浑身解数,最大限度地融进艺术的氛围。

巴黎市内的街边大树都被修剪成距形或三角形及球状等,巴黎的塞纳河沿岸不仅景色秀美,两岸的古建筑更沉淀着巴黎。塞纳河不仅仅是巴黎的母亲,更是巴黎的灵魂。塞纳河穿城而过。把巴黎城分成了两半,但两岸之间并没有任何阻隔,巴黎人在河面上建起了36座桥,这些桥各有各的名字,各有各的风格,各有各的故事,它们和两岸的古老建筑一起,共同承载了巴黎的历史与变迁,成为塞纳河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非洲鼓、阿根廷探戈、意大利歌剧以及西班牙斗牛舞,统统都会在这个露天舞台上演,只要花得起时间,你就可起劲地看吧。当午后的阳光渐渐从广场收尽,富有韵律的非洲鼓声便从四周响起,动感中闪现出一张张碳黑的脸,黛青的底色衬出阳光明朗的笑容。头顶小太阳伞,伞间法国三色旗的图案与鼓声共同跳跃。

在埃菲尔铁塔西面1900年为了世博会的需要在此处建设一座,当时罕见公路铁路二用名为比哈坎穆桥。

  这里洋溢的艺术氛围,由于时时流动,形不成地盘,更不会出现兼并和垄断。虽是卖艺,但演员从不强买强卖,他们深知,在这样的都市,在这样的广场,艺术早已超出了物质范畴,当演技与文明衔接在一起时,你永远不会厌倦。在这里形成的规范,在这里出现的一切,都是干净、文雅、礼貌,不重招揽,君子作派,心照不宣。从桥上走来,融进这样浑然一体又互不相识的氛围,你的心会像风一样自由。

图片 2

圣母院桥由两岸分别向河中伸出一段石头墩柱中间是一段优美的金属弧度,正是这并不被太多人注意地连接着巴黎的两个中心:巴黎圣母院和市政厅。

船前方是阿尔玛桥
得名于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期间的阿尔玛战役,英法联军战胜俄国军队。阿尔玛桥下的轻步兵雕像,巴黎人将其作为塞纳河发洪水时的水位测量仪。当水到达雕像的大腿时,河流不可通航。真正让阿尔玛桥一夜成名的是1997年英国王妃戴安娜,就在这座桥北岸这火焰纪念碑下的隧道里遭遇车祸身亡,

图片 3

于是这座火焰纪念碑就成了戴安娜的崇拜者们悼念她的地方。

图片 4

亚利山大三世桥于1900年落成,有“世界最美的大桥”之称。桥上的雕塑、饰品都是金色,花朵灯饰由带着翅膀的小爱神托着桥的两端、两侧有一个巨大的石柱,石柱上是镀铜骑士群雕像,

图片 5

桥梁北岸有为了1900年世博会而建玻璃钢顶的大小王宫。

卡卢索桥始建于1831年,1834年,国王路易菲利浦将它改成了,卡卢索桥
该桥沉重的石头质地,褪去了花哨的修饰与后天的雕琢,是真正从中世纪流传到今天的巴黎感觉。桥的两端各保留了,两座17世纪的雕刻,北侧是“工业”和“富足”,南侧则是巴黎市”与“塞纳河”。更重要的是,这座桥连接起巴黎的两大博物馆卢浮宫和奥塞美术馆,从古代文明的智慧到近代印象派的光影,就这样在卡卢索桥上相遇、碰撞。奥塞美术馆是由原巴黎老火车站改建而来的。

相关文章